仙人掌a / 史海鉤沉 / 北宋是被自己滅亡的——讀《金甌缺》有感

0 0

   

北宋是被自己滅亡的——讀《金甌缺》有感

2012-08-22  仙人掌a

北宋是被自己滅亡的——讀《金甌缺》有感

來源: 豆瓣網 作者:飄渺游俠

借用《明朝那些事兒》作者當年明月的一句話:歷史比我們想象的要精彩的多!我很喜歡歷史,記得很小的時候字還認得不太全的時候,就捧著兩本厚厚的《上下五千年》在哪里“鉆研”了,雖然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到底看懂了多少,但是那種浩瀚和深厚的中國歷史和文化,從此算是在我心中扎根了。我們很多人覺得歷史枯燥,卻去追捧那些漏洞百出的古裝戲,只不過是因為沒有人把歷史原本就有的精彩呈現給我們。中國歷史的書籍要么太專業,要么太乏味刻板,把原本很精彩的東西給抹殺了,卻去編撰些好不靠譜的影視劇來騙取收視率和票房。

《金甌缺》是茅盾文學獎作品,是少數可以把歷史的精彩呈現給我們的作品。我在圖書館里看到了幾次,但都是因為找不到第一冊(全書共計四冊)而作罷,還有個原因就是自己也看過幾本北宋滅亡那段歷史時期的書。但這次有緣借來看還是收益良多,至少陪伴我讀過了一個多月開心的閱讀時光。它不像很多歷史小說那樣呆板地把歷史事實照搬過來,生硬刻板看似交代了很多情節和事件,其實不但沒有把故事講透,還搞得非常沒有營養和味道,還不如去自己看歷史教科書呢。文學作品不同于專業歷史研究資料,就應該立足在尊重基礎歷史事實和適當的文學藝術,兩者如何恰如其分地融合在一起,既不能篡改歷史胡說八道一通,也不能硬邦邦地感覺在上歷史課。要知道古代流傳下來的歷史文獻,可不會記載那些所謂的“瑣事”,這就要靠作家在歷史的基礎上適當挖掘和發揮了。

本書主要的歷史階段前后跨度也就十幾年,但這是個中國歷史和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的時期。遼朝在強盛幾十年后已經日趨腐朽墮落,金朝正在東北方冉冉升起,那是個歷史格局需要重新洗牌的時代。北宋這個朝代從誕生就埋下了孱弱的伏筆,通常朝代創建都是最有朝氣和戰斗力的時候,當時太祖太宗都沒能解決北方燕云十六州的問題,最后經過宋遼初期的大戰后,也僅僅取得了澶淵之盟這種妥協的結果,自然不能指望它的后代子孫能有太大作為。重文輕武的國策和澶淵之盟帶來的暫時安全,也讓北宋在軍事上非常不給力。本書的主人公馬擴和其他抗戰派主角大都出自西北,因為那里經常要跟當時的西夏作戰,仍舊保持了尚武精神和戰斗力。

本書開始是宋金簽訂“海上之盟”聯手伐遼,但是在當時掌握實權徽宗童貫蔡京之流居然認為可以依靠金人或者恐嚇,就能輕松將燕云十六州收回,立下祖宗都沒能實現的宏圖大愿。甚至不僅僅是朝廷高層,在東京市民階層和軍隊中也有嚴重的輕敵思想。原本西北軍士氣旺盛,如果使用得當,確實有機會收回燕京,但是因為指導思想的錯誤,導致北宋的戰略走上歧途,甚至當馬擴都已經施展外交手段說服遼主和皇后投降北宋,卻因為遼朝有耶律大石這樣杰出的人物,最終兩次伐遼戰爭均告失敗,最終還是憑借金人兵力打敗遼朝,靠著賄賂金銀玉帛換回被毀的燕京。金人滅亡遼朝如吹枯拉朽,北宋連據守燕京的殘遼力量都打不過,被金朝滅亡也在意料之中。兩次東京保衛戰知道歷史的都會覺得很悲憤,第一次東京保衛戰憑借保家衛國的銳氣和李綱的橫空出世以及西北軍勤王,勉強頂住了金人的進攻。可悲可嘆的徽宗欽宗不思考如何加強軍事和防衛,反而打壓抗戰派的力量朝廷內部全部都是投降派,盡管靖康之恥徽欽二宗受盡欺凌,我都覺得他們完全是自找的,不值得同情可憐,倒是東京的百萬市民以及兩河地區的人民,被懦弱無能的朝廷牽連,飽受戰爭之苦這是金朝和宋朝統治者欠下人民的血債。再到后來康王趙構為了保持自己得來的“不正統”的皇位,屢次向金朝求饒投降,徹底放棄抵抗的精神,甚至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不惜扼殺抗金的力量,跟秦檜勾結冤殺岳飛跟金朝達成和議,他絕非南宋的英明中興之主,只是個貪圖個人權位不顧百姓死活的窩囊廢。

北宋的滅亡從客觀形勢上看,金朝正值興旺上升期,確實存在很大的滅亡可能性,但是最根本原因還是出自自己內部。如果徽欽二宗朝有神宗的一點點英明,正軍備戰利用時機或獨自奪回燕京或收降殘遼的力量跟金人抗衡,收復燕云十六州完全是有機會的。再不濟到了東京保衛戰如果政策得當,信任主戰派完全不會被滅國,甚至到了南宋初期,如果積極進取充分利用北方抗金的力量,岳飛韓世忠都有機會北伐收復失地。當時金朝創建了幾十年,那種最初的銳氣已經喪失,腐朽墮落的非常快,能堅持住著幾十年的抗戰,不難等到實力的再度平衡。可惜歷史總是如此,每個朝代的最后期,都是皇帝昏庸朝臣腐朽賣國,縱使有千百條有利的時機和條件,他們也不可能去改變歷史,而只是加速自己的滅亡罷了。

主人公馬擴很不幸生活在這樣的時代,他跟隨父親馬政參與了宋金的海上之盟談判,后來在伐遼戰爭中又出使遼國勸降,同時由于他外交方面的見多識廣,也得到了宋朝統治者不得不給予的重視。他有機會在那個時代跟三個朝廷的高層統治者都有接觸和了解。這讓他有足夠的戰略眼光來看待那個朝代,同時他也是積極實踐者。無論在伐遼戰爭還是抗金斗爭中,他都表現了非常高尚的品質和極大的號召力。但由于宋朝的統治階層(包括皇室和官僚階級)已經徹底腐朽到自毀長城的地步,所以他的努力和理想注定只能是悲劇解決。其實那個時代里發生悲劇的絕不僅僅是他,任何有理想愛國的人士都是處于苦悶和迷惘之中。熱血抗戰為國捐軀而死痛快,窩窩囊囊被投降派直接間接出賣,是哪個時代真心愛國的英雄們的共同悲劇。

馬擴最大的價值是認可和促進了兩河北方地區的民間抗金力量,并努力爭取將朝廷正規軍的力量跟義軍相結合,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已經做到的最大的努力,但是因為宋朝的投降派始終占據上風(這個問題非常值得思考),這些努力只能是杯水車薪。他自己和家庭也為此付出了很高的代價。此外馬擴始終沒有自己掌握的軍隊,這使得他不能像岳飛韓世忠宗澤等人取得那么大的影響和效果,后世對于他的評價和記憶也不及其他抗金將領,而且使得他多次戰爭中都吃了苦頭。后來馬擴領導五馬山義軍擁立信王號召義軍,聲勢浩大聚眾十萬余,但是不能跟南宋正規軍協調,最終被金朝剿滅,自己回到南方正是秦檜主和派當權的時代,最終只能郁郁寡歡不得志。小說里講他還能贖回家人和妻室,應該只是文學處理上給讀者以希望罷了。

引一段小說第三卷的結語:偉大的東京城,美麗的東京城,在這一年中歷經滄桑,多少人為它操心,為它揮汗,多少人為它流了血,希望從敵人的鋒鏑下,把它守衛住。可是昏聵糊涂的靖康君臣,兒戲似地拱手把它讓給金人了。這是東京城的災難,也是這個北宋王朝的災難!一座城市被毀滅,一個朝代被滅亡,都不是輕而易舉就可以做到的事情。首先它并非單純地亡于外來的暴力而亡于內部的潰爛以及本身不斷造成的錯誤。人們要花多少氣力才鑄得成這樣一個足以毀滅一座京城,一個朝代的大“錯”!

預期是北宋是被金朝滅亡,其實毋寧說是被自己從內部打敗的,在當時北宋的皇帝和主和派大臣做到了很多金朝無法做到的事情,是他們自己自毀長城削弱了抗金的戰斗力量。這在我們今天看來是完全不可思議的事情,為什么他們會做出長期看來對自己有害甚至類同于自殺的事情呢?而且這不僅僅是偶爾一兩個人所謂,縱觀北宋末期到南宋滅亡一直都不乏倡導茍且和談的人,甚至直接當權者皇帝本人就是想著投降,他們以為投降就可以保住自己那點點利益,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加上那些賣國求榮只為保全自己利益的賣國主和派,國家能不滅亡嗎?這是非常值得深思的歷史話題,我想對此思考最深的應該是徽欽二宗,他們兩位直接或間接締造了國破家亡的結局。不知道他們被押送到金朝及被囚禁侮辱的幾十年內,他們是否曾對自己所作所為有所反思和思考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