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中醫書館 / 朱進忠的醫案 / 難病奇治 朱進忠(42)盆腔

0 0

   

難病奇治 朱進忠(42)盆腔

2013-01-07  學中醫書館


 

厚樸25克 人參10克 半夏15克 炙甘草9克 生姜10克
服藥1劑之后,大便得行,腹脹大減,嘔吐停止,精神倍增,食納稍進,血壓100/80毫米汞柱,繼服數劑而愈。
某醫問:此證遍用治腸梗阻方治療無效,而用厚樸半夏生姜甘草人參湯卻效如桴鼓,其故何也?答曰:本證患者年高氣衰,又復寒氣凝滯,治應補正在先,攻邪在后,否則正氣不支而邪亦難除,厚樸半夏生姜甘草人參湯既補氣,又行氣,既散寒,又降濁,故其效如神也。
(二)盆腔膿腫,陰道膀胱瘺,慢性胰腺炎
焦××,女,成。
十幾個月以來,從胃脘至小腹一直硬滿疼痛,不敢俯仰,陰道和尿道不斷流膿,高熱,惡心嘔吐,不能飲食,某院診為結核性盆腔膿腫合并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陰道、膀胱瘺、慢性胰腺炎,經用西藥治療5個多月不見改善后,又請某醫配合中藥清熱解毒之劑治療1個多月,仍然不見明顯效果。細察其證,寒熱陣作,惡心嘔吐,頭暈頭脹,腹部膨隆,按之板硬而痛更劇,不能俯仰,亦不能自如的翻身,口苦口干,面色萎黃而瘦削,言語無力,陰道、尿道中不斷有膿性物流出,但大小便時很不暢,身體瘦弱,身熱如炭,舌苔黃褐干燥,脈滑數,體溫39.5℃。綜合脈證,反復思考,此雖正氣大衰,然以邪實為主,邪實為主者當先祛邪。又思仲景曾云:從心下至小腹硬滿而痛者,宜大陷胸湯,但大陷胸湯不可用于兼有少陽之疾者。本證少陽陽明俱見,擬應予和解攻里,佐以化痰解毒法,大柴胡湯加減。處方:
柴胡15克 半夏15克 赤芍15克 枳實15克 白芥子9克蒲公英30克 大黃6克
服藥2劑之后,腹痛竟然大減,稍能觸按,按之亦較前柔軟,寒熱、頭暈頭痛、惡心嘔吐好轉,稍能進飲食,舌苔黃,體溫38.1℃,脈滑數,又思下腹之癰腫證,仲景多用敗醬草、生薏米,乃于上方中加入生薏米20克,敗醬草30克。
連續服藥8劑之后,陰道、尿道向外流膿消失,腹痛消退大半,能起坐俯仰,惡心嘔吐消失,并能進食,1日約8兩左右,頭暈頭脹、寒熱消退近80%左右,繼予上方20劑后,諸證大部消失,體重由原來的62斤增至90斤,面色亦較前紅潤,因患者不愿再服湯劑,改用西藥抗癆藥以善后。
某醫問:本病如此之危重,而竟用攻下之劑,難道沒有危險嗎?答曰:當邪氣壅實直接危及生命時必須先祛其實邪,故《傷寒論》有三急下以治少陰病的教導,然而正虛邪實者,去實務求不傷正,此所以用大黃僅6克之意也。又問:從本病的癥狀看是一個典型的大結胸證,為什么不用大陷胸湯?答曰:證確是一個典型的大結胸證,應予大陷胸湯進行治療,但是因其合并有寒熱往來,口苦咽干,惡心嘔吐的少陽證,少陽證有三禁,一汗,二吐,三下,故不可僅用大陷胸湯攻下,正如《傷寒論》所說,傷寒十余日,熱結在里,復往來寒熱者,與大柴胡湯。但結胸,無大熱者,此為水結在胸脅也,但頭微汗出者,大陷胸湯主之。
(三)☆痞痦(peilei)(中醫的蕁麻疹)
安××,女,48歲。
胃脘反復發作性疼痛,全身蕁麻疹反復發作已30多年,某院診為慢性胃炎、慢性蕁麻疹,經中、西藥反復治療始終未見明顯效果。最近2年多來,胃脘脹痛、蕁麻疹的發作更加嚴重,尤其是最近數個月以來,胃脘一直持續不止的疼痛,蕁麻疹時隱時現,從不消退。細察其證,除胃脘疼痛,蕁麻疹之外,并見心悸心煩,全身疼痛,口苦咽干,舌苔黃白,脈浮弦緊。綜合脈證,反復分析:此乃脾虛肝郁,清陽失升,風邪閉郁,寒熱夾雜之證,擬用健脾和胃,舒肝理氣,疏風解郁,升陽益胃湯加減。處方:
黃芪15克 甘草10克 黨參10克,黃連10克 半夏10克陳皮10克 白術10克 茯苓10克 澤瀉10克 防風6克 羌活6克 獨活6克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生姜3片大棗5個。
服藥1劑后無明顯反應,第2劑服完之后的一小左右,突然胃脘疼痛加劇,煩亂不安,2小時后,突然全身奇癢,繼而蕁麻疹連成大片,又經2個小時后,胃脘疼痛突然停止,蕁麻疹全部消退。繼予原方2劑,追訪10年,以上二病均末復發。
霍××,男,成。
胃脘反復發作性疼痛,全身蕁麻疹反復發作5年多,某院疹為慢性胃炎、慢性蕁麻疹。前后用西藥的抗過敏藥、胃病藥治療3年多,始終效果不太明顯,又用中藥祛風藥治療蕁麻疹,溫中散寒藥治療胃脘痛,除胃脘痛不見改善外,蕁麻疹反見日甚一日。細察其證,胃脘痞滿隱隱作痛,全身此起彼伏的散在蕁麻疹,舌苔薄白,脈沉。綜合脈證,反復分析,此乃脾土不足,濕郁不化,清陽失升,風邪內擾,治擬健脾除濕,理氣醒脾,升陽散風。消風散加減。處方:
羌活3克 防風3克 荊芥3克 川芎10克厚樸10克 黨參10克 茯苓10克 陳皮10克 甘草6克 僵蠶3克 蟬蛻3克藿香10克
服藥4劑之后,胃脘痞滿、蕁麻疹等均明顯好轉,繼服20劑,諸證消失而愈。
某醫問:為什么我用消風散而諸證加劇,此方用之反效如桴鼓也?答曰:本證是一個以脾氣不足,濕郁不化,清陽失升為主的證候,因此治療之時必須以健脾和胃,理氣升陽為主要治法,至于風邪,它是在脾虛為主的情況下的風邪入里證,因此治療時只可在健脾的基礎上酌加風藥,否則的話,僅用大劑風藥入于方劑之內,必使脾胃更虛,風邪不除。此外,本病還挾濕邪,濕邪只可微風解之,不可大劑風藥,以免犯“但風去,濕氣在”之錯誤,至于前用此方諸證加劇,恐怕就在于風藥量較大這一點吧。
(四)慢性濕疹
郭××,男,69歲。
尾骶部如掌大一片皮損十幾年,某院診為慢性濕疹,先用西藥外涂等治療不效,后又請中醫以燥濕清熱榔毒之劑外用,內服治療,結果仍然時輕時重,特別是最近一個多月以來,不但尾骶部濕疹有所擴大,而且發現全身均有大量濕疹出現,雖然應用了大量中、西藥物,仍然沒有明顯效果。細察其證,除尾骶部有掌大一片密集的濕疹外,全身出現有大量的如小米大小的皮疹,奇癢,搔破后流出少量黃白色汁水,胃脘及腹部均有滿脹感,舌苔白,脈沉。綜合脈證,反復考慮,診為脾胃濕郁不化,肝木郁滯,風邪外客,治擬用健脾除濕,理氣散風,清熱燥濕。消風散加減,處方:
羌活6克 防風6克 荊芥6克 川芎10克 厚樸10克 黨參10克 茯苓10克陳皮10克 甘草6克 僵蠶6克藿香10克苦參12克
又,艾葉10克 花椒10克 苦參30克
水煎,外洗。
內外合治共六天后,搔癢大減,皮疹消退近1/10。繼服上方12劑,諸證消失而愈。
某醫問:余曾用健脾燥濕祛風之劑治之不效,其故何也?答曰:本病非但有脾虛、濕盛、風邪三因,亦有氣滯之一證,若但予健脾、除濕、散風,而不予理氣,則恐難愈也。
三、外科疑難疾病與肝和腎的關系及治驗實例
(一)頭發早白
張××,女,20歲。
幾年以來,頭發日漸變白,最近1年多以來,幾乎有1/5的頭發已經變為白色。細察其證,除頭發有1/5已經變成白色外,別無所苦,脈緩。綜合脈證,反復思考:肝藏血,發為血之余,腎為肝之母,治從滋補肝腎。處方:
生地16克 何苜烏6克 泡水代茶
服藥半年后,頭發全部變為黑色。
(二)須發眉毛全部脫落,久久不愈
楊××,男,43歲。
3年多以前,頭發、眉毛、胡須等在一晝夜之內突然全部脫落,某院診為斑禿,中西藥治療三年始終不效。細察其證,從頸部以上至頭頂的所有毛發均脫落凈盡,舌苔白,脈虛弦,綜合脈證,反復考慮,發者,血之余,急速頭發脫落者,風也,此必血虛風邪外客所致,然久用養血祛風不愈者何也?此必肝腎俱虛,皮毛不足,清陽不升,陰血不能榮于須發所致。治擬用養陰補肝,益氣升陽。補陰益氣煎加減,處方:
黃芪15克 黨參10克 白術10克 升麻6克 柴胡6克甘草10克 當歸10克 生地15克 山藥12克 山萸肉10克何首烏12克 茯苓10克 澤瀉10克 丹皮10克
服藥30劑之后,有少許白色頭發長出;繼服30劑之后,瞞頭均長出長長的白色頭發、胡須、眉毛,并有少許黑色的頭發、胡須、眉毛出現;繼服上藥40劑后,頭發、眉毛、胡須均變為黑色。
(三)腰痛
1.腰椎骨質增生
劉××,男,45歲。
間斷性腰酸腰圍數年,1個多月以前,突然腰部劇烈疼痛,痛徹大腿外側與鼠蹊部,翻身、彎腰、走路均極困難,某院診為骨質增生,先用理療、按摩及內服活血止痛中藥無效,細察其證,腰痛劇烈,不能起床走路,亦不敢翻身,頭暈頭脹,食欲稍差,舌苔白,脈弦緊而澀。綜其脈證,診為肝腎俱虛,肝木失達,寒濕外客。治擬用培補肝腎,舒肝理氣,溫腎除濕。逍遙散合腎著湯加味,處方:
柴胡10克 當歸10克 白芍10克 白術10克 甘草10克干姜6克 薄荷3克 狗脊30克
服藥6劑之后,腰痛大減,已能翻身起床和不用他人攙扶下走路,繼服12劑疼痛消失。
2.腰肌勞損
毛××,男,成。
腰痛數年,經數個醫院檢查診斷為腰肌勞損,經理療、按摩、針灸治療數年,仍然時輕時重,后又加用中藥活血補腎之劑治療,仍然沒有明顯改善。細察其證,除腰酸腰痛之外,并見背困背痛,頭暈頭脹,舌苔白,脈弦緊。綜合脈證,診為肝腎俱虛,木郁失達,寒濕外客,治擬用培補肝腎以培本,舒肝理氣,溫陽散寒以治標。逍遙散合腎著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當歸10克 白芍10克 白術10克 甘草10克干姜6克 薄荷3克 狗脊30克
服藥6劑之后,腰背疼痛好轉,繼服6劑,腰背疼痛消失。
四、外科疑難疾病與肝和肺的關系及治驗實例
(一)急性闌尾灸
宋××,男,24歲。
右下腹部劇烈疼痛持續不止3天多,某院診為急性闌尾炎,先用中藥大黃牡丹湯加減、抗菌素等治療不效,建議手術治療,因患者及其家屬拒絕手術改請中醫治療,細察其證,右下腹劇烈疼痛,拒按,有明顯的反跳痛,闌尾穴亦有明顯壓痛,舌苔白,脈沉。綜合脈證,反復分析:大黃牡丹湯本為治療腸癰有效方劑,然何故不愈?細思其脈見沉,又發生于生氣之后,必因肝郁氣滯,肺與大腸之氣滯而不行所致,治宜擬用舒理肝木,調達肺與大腸之氣,排膿湯加減,擬處方:
桔梗30克 枳實30克 白芍15克 敗醬草30克。
服藥約40分鐘左右,腹痛漸減,1小時之后,矢氣數次,腹痛頓失,又服1劑,腹痛未作,為了預防其復發又連續服用1劑痊愈。
(二)胸壁結核,流清水濃
何××,女,35歲。
右側胸部腋下與乳房之間有一潰破口,經常流稀膿,已經5年多,有時自動封口,但不久又潰破,某院診為胸壁結核,曾先后用西藥治療1年多,西藥配合中藥陽和湯、托里透膿湯加減治療一年多,不見改善。細察其證,右側腋前線第三肋間有一豆大的竇道,時時流出稀的白色膿汁,局部不痛,或時有隱痛,局部皮色微見紫暗色,平坦而不腫脹,有時一深吸氣膿汁即流出,呼氣時膿汁即無,咳嗽嚴重時有氣從竇道口不斷冒出。皮膚干燥,消瘦乏力,食欲很差,舌苔白,脈沉弦。綜合脈證,反復思考,診為肝郁氣滯,痰滯血瘀的流痰證,為擬理氣舒肝,活血化痰,柴胡橘葉湯加減,處方:
柴胡6克 枳殼6克 白芍6克 橘葉7克 白芥子3克 當歸6克 青皮6克 遠志4克
上藥連續服用40劑后,膿汁有所減少,精神、食欲稍有好轉,繼續服藥100余劑后,諸證消失,體重增加20斤,痊愈。
某醫問:從多數醫家著作中看胸壁結核已經化膿者,多主張補氣養血進行治療,然而本證卻久用此法治之不效,老師此法甚為少見,然治療效果根滿意,其故何也?答曰:補氣養血確是本病的有效方法,然而本例卻長期用之不效,事實說明本病必有其它原因,細察其所在之部位在胸脅,脈象見沉弦,此證脈、證相參,乃寒痰結肝經所致,若不舒氣,徒施補益,必然氣血更加不通,痰濕更加不化,所以采用了理氣舒肝,化痰活血之法進行治療,然因本病正氣大衰,故只以微小之劑治之。
(三)帶狀皰疹
朱××,男,45歲。
左脅疼痛難忍,晝夜不能安睡4天,某院診為帶狀皰疹。先用西藥治療3天不減,繼又配中藥清熱解毒之劑1天仍不效。細察其證,左胸脅部皰疹成片,沿肋間分布,疼痛難忍,舌苔白,脈弦滑。綜合脈證,診為熱毒犯于肝肺二經。治肝用理肝宣肺,清熱解毒,柴胡橘葉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枳實10克 桔梗10克 赤芍10克 瓜蔞15克 橘葉10克 青皮10克 夏枯草30克 連翹10克
針刺耳針壓痛點、外關,留針2小時,淺刺。
服藥2劑后,次日夜間皰疹全部消退,疼痛消失,痊愈。
五、外科疑難疾病與肝和大腸的關系及治驗實例
賀××,男,成。
肛門周圍濕癢出疹8年多,某院診為肛門周圍濕疹,應用中、西藥物治療至今無明顯效果,細察其證,除肛門周圍濕爛出疹外,并見有胸脘滿脹,心煩易怒,舌苔薄白,脈虛大弦緊。綜合脈證,診為氣陰俱虛為本,脾虛濕郁,氣血郁滯,濕熱結于大腸為標,治擬用補氣養陰以培本,燥濕健脾,理氣活血以治標,加味一貫煎加減,處方:
黨參30克 麥冬12克 生地30克 蒼術15克 白術10克 青皮10克陳皮10克 三棱10克 莪術10克 柴胡10克 薄荷6克 夜交藤30克
服藥4劑之后,非但胸脘痞滿大減,而且肛門周圍濕疹完全消失,其后一直未見復發。
第四章  眼耳口鼻疑難疾病從肝論治實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