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中醫書館 / 朱進忠的醫案 / 難病奇治 朱進忠(27)

0 0

   

難病奇治 朱進忠(27)

2013-01-07  學中醫書館
蘇××,女,36歲。
素有糖尿病,近1年來又患咳嗽。某院診為慢性支氣管炎。先以西藥治療達半年無效,后又以中藥川貝精、青果丸、消咳喘、川貝枇杷糖漿、竹瀝水及止咳化痰湯劑數十付仍無效。細察其證,除咳嗽之外,并見頭暈心煩,胸滿背困,咳而遺尿,舌苔薄白,脈虛弦滑。綜合脈證,診為氣陰俱虛為本,痰郁氣結,郁而化火為標。為擬補氣養陰以培本,舒肝理氣、化痰清熱以治標。咳嗽遺尿方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當歸10克 白芍10克 半夏10克 陳皮10克青皮10克 黃芩10克 黨參10克 麥冬10克 五味子10克簿荷3克
眼藥4劑后,咳止而愈。
某醫問:前用化痰之品為何不愈?答曰:素有氣陰兩虛耳。又問:為何我前用生脈散加化痰之品無效,而老師用咳嗽遺尿方而取功?答曰;生脈散加化痰之品主治在肺,咳嗽遺尿方主治在肝耳。肝者,木也,木火上凌肺金,肺氣不得肅降,故不治肝而治肺則不愈也。
2.早晨咳嗽,少痰
邢××,男,成。
咳嗽1年多,先經西藥治療無效,后又用中藥止咳化痰等治療亦無效。細詢其咳嗽尤甚于早晨,咳痰不多,口苦口干,并時見煩躁易怒,大便干燥,舌質紅,舌苔黃,脈弦數。綜合脈癥,反復思考,此乃肝火爍肺,肺失肅降所致,治擬清肝瀉火。瀉青丸加減。處方:
當歸10克 川芎10克大黃4克 梔子10克 羌活6克 防風6克 青黛4克
服藥2劑后,咳嗽即減近60%,又繼服2劑而愈。
某醫問:咳嗽本屬于肺,為何治肺不效,而治肝反愈也?答曰:早晨乃肝膽主時也,肝膽相火旺盛,火灼肺金,故應時而作,所以治肝瀉火而咳自止。
(二)哮喘
1.哮喘持續數年不止,胸中窒塞
潘××,女,48歲。
哮喘時輕時重十幾年,近3年來,因工作不順利,家中又2次被盜竊,病情日漸加重,曾先后住院2年多。先用抗菌素、氫化可的松、地塞米松、氨茶堿、喘定等治療不效,后又配合中藥宣肺定喘化痰和補腎之劑200多劑,有時不效,有時加重。經常晝夜不能平臥,即使特別困乏時也只能端坐扶枕而秘睡片刻。近3個月來,又因肺炎而病情更加嚴重,除嚴重的呼吸困難外,并見寒熱,惡心嘔吐,心煩心悸,胸中憋悶如窒塞感。經查心電圖發觀有左束枝傳導阻滯。某院以青霉素、鏈霉素等治療7天后,寒熱已經消失,但頭暈耳鳴,惡心嘔吐更加嚴重,并發現四肢麻木,不敢抬頭,不敢睜眼。為此,不得已而停用西藥,改為單純中藥治療。細審其癥,咳喘氣短,說話、呼吸、吃飯均因呼吸困難而難連續,口唇微見紫紺,胸滿胸痛,心煩心悸,惡心嘔吐,頭暈不敢睜眼,不敢抬頭,欲平臥休息,又因喘而難于平臥,食欲不振,手足憋脹麻木,舌苔黃厚而膩,脈沉。此外,又發現其時時煩躁想哭。綜合脈證,又結合前醫諸方之藥效進行考慮;診為肝肺氣郁,痰濕不化,肺氣失降。為擬舒肝化痰,宣肺降氣,柴胡枳桔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枳殼10克 半夏10克 陳皮10克青皮10克 蘇葉6克 郁金10克 瓜蔞15克 桔梗10克 杏仁10克
服藥6劑后,不但胸滿心煩好轉,而且咳喘、頭暈、納呆、惡心亦稍減輕。繼服20劑后,以上諸癥均明顯好轉,食欲增加,舌苔白,脈虛弦滑,綜合脈癥,此脈由沉而轉虛弦滑,乃氣郁稍解,而正氣不足耳。治擬扶正祛邪同施。奔豚、湯加味。處方:
川芎10克 當歸10克 白芍10克 麥冬10克 黨參10克五味子10克 半夏10克 陳皮10克 青皮10克 絲瓜絡10克黃芩6克
服藥20劑后,喘咳基本停止,頭暈、胸滿、惡心等亦大部消失,乃以補陰益氣、舒肝化痰之方為丸,緩緩服用兩年,愈。
2.哮喘持續不止3個多月,予治喘法反甚
高××、女、38歲。
數年來因工作成績突出經常受到上級表揚,并被提拔到了領導崗位,提職后經常受到一些職工的冷嘲熱諷,使思想上很不愉快。特別是近3個月來,有些愛鬧事的人經常故意脫崗,使工作很難開展。為此,不得不處處帶頭工作。有一次在特別生氣的情況下到澡塘刷洗地板時,突然感到一股熱沖入鼻中,立刻喘咳不止,喉中憋氣,而神志不清,經醫院搶救1個多小時,雖然神志已經清醒,但咳喘仍不停止,后經住院治療3個多月咳喘稍減,但兩天之后,咳喘又甚,又配合中藥治療,3個多月來,始終效果不太明顯。細察其癥,呼吸極度困難,喘咳不止,喉中痰鳴如水雞聲,心煩心悸,頭暈頭痛,時有遺尿遺矢,舌質紅,舌苔黃白,脈虛弦滑數。綜合脈癥,反復考慮:診為氣陰兩虛為本,痰飲內郁、肝木失達、郁而化火為標。為擬補氣養陰以培本,舒肝理氣,化痰清熱以治標。咳嗽遺尿方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當歸10克 白芍10克 麥冬10克 黨參10克五味子10克 半夏10克 陳皮10克 青皮10克 紫菀10克黃芩10克
服藥10劑之后,喘咳、心悸、氣短等癥均大減,再審其脈反更加虛大,此氣郁稍減,而正氣更虛也。改予加減黃芪鱉甲散治之。2劑后,突然哮喘又劇,并曾突然神志不清約2分鐘。細思其治,乃補益太過所致,又改予咳嗽遺尿方加減30劑,愈。
某醫問:咳嗽遺尿方和加減黃芪鱉甲散均為補氣養陰,化痰清熱,舒肝理氣之方,而咳嗽遺尿方用之有效,加減黃芪鱉甲散無效,其故何也?答曰:從臨床經驗來看,兩方均可用于氣陰兩虛,痰熱不化,肝氣郁滯相挾雜所致的哮喘,惟咳嗽遺尿方舒肝的作用較黃芪鱉甲散為強而已,此癥肝氣郁結較甚,故予咳嗽遺尿方有效,而加減黃芪鱉甲散則無功也。
3.喘而短氣,諸藥不效。
郝××,男,68歲。
咳嗽已60多年,喘已50多年,氣短心悸5年多。某院診為慢性支氣管炎合并感染、肺氣腫、肺心病、冠心病。曾前后住院3年,療養院1年多,不見明顯改善。細審其證,喘咳氣短,呼吸難于持續,走路或起坐均使氣短加重,并同時心悸,頭暈頭痛,甚或兩跟突然發黑看不見東西,面色黑而瘦削,神疲乏力,口干舌燥,食欲不振,手足厥冷,舌苔黃白厚膩,舌質嫩紅,脈虛大滑數偶見促象,下肢輕度浮腫。綜合脈癥,反復考慮:診為氣陰大衰,痰飲內郁,肝氣不舒,心腎陽衰。治擬補氣養陰,化痰清熱,舒肝理氣,溫陽化氣同施。宗加減黃芪鱉甲散加減。處方:
黃芪15克 地骨皮10克 紫菀10克 人參10克茯苓10克柴胡10克 半夏10克 知母10克 生地10克 白芍10克麥冬10克 肉桂10克 甘草10克 冬蟲夏草10克
服藥兩劑后,喘咳氣短,心悸胸滿均減,飲食稍增,精神改善。繼以上方60劑,服藥近兩個半月,以上諸癥竟減7~8,后以上方為丸,服藥2年,愈。
某醫問:本病始以化痰定喘不效,后以化痰清熱定喘仍不效,再以補氣養陰而增劇,其故何也?答曰:本病是一個氣虛、陰虛、痰飲、肝郁、肺熱、陽虛俱在的挾雜癥,補之太甚則痰壅、氣結更甚,清之太過則陽氣必敗,溫之太過則肺熱必甚,故治療之時必須仔細衡量以上諸種原因的輕重緩急,此力之效者,就于此。
(三)短氣
1.矽肺,胸憋氣短,呼吸困難
羅××,男,38歲。
4年前發現胸憋氣短,某院診為矽肺。近1年來,胸憋氣短日漸加重,說話時都感到氣短不能接續,走路時更加氣短呼吸困難。中、西藥治療后,不但胸憋氣短未見減輕,反而日漸氣短乏力,頭暈失眠,心煩心悸,急躁易怒,食欲不振。細審其前醫所用之藥,多為化痰定喘、清熱活血之品。問其服用各方藥后之反應,大都第一方感到有效,第二方即煩躁氣短倍增。細審其證,除上述諸證外,舌苔薄白,舌質稍暗,脈沉。綜合脈證,診為痰氣郁結,肺氣不宣。為擬舒肝理氣,宣肺化痰。柴胡枳桔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白芍10克 瓜蔞15克 桔梗10克 杏仁10克蘇葉10克 郁金10克 青皮10克 陳皮10克 白蒺藜10克黃芩6克 絲瓜絡10克 橘葉10克
服藥6劑之后,胸憋氣短,心煩心悸,頭暈失眠等癥均減,繼服上藥100余劑,諾癥大部消失。
2.氣胸,氣短,呼吸困難
柴××,女,38歲。
因胸滿胸痛請某醫針灸治療,在針刺的過程中,突然發現胸滿氣短加重,呼吸極度困難,口唇紫紺,急至某院治療,診為氣胸。因種種原因未能住院治療。細審其證,見其呼吸極度困難,冷汗時出,頭暈頭痛,心煩心悸,有時心前區突然刺痛,神色慌張,舌苔薄白,脈沉弦澀。綜合脈證,診為肝肺氣郁,宣降失常。為擬舒肝理氣,宣肺化痰。柴胡枳桔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桔梗10克 杏仁10克 瓜蔞皮15克 枳實10克蘇葉6克 郁金10克 青皮10克陳皮10克 菖蒲10克蘇木6克 甘草10克 桂枝10克
晝夜連續服用2劑,次晨往診,呼吸困難明顯改善,已不出冷汗。繼續晝夜兼進,服藥4天,共8劑,呼吸已基本平穩,僅微有氣短。又至該院拍片,報告云:氣胸已基本吸收,乃改予一日一劑,服藥10劑,諸癥消失,愈。
3.肺不張,氣短,咳嗽吐痰
于××,女,38歲。
咳嗽、低熱、氣短胸悶1個多月,某院診為肺不張。先用抗菌素等西藥治療1個多月不效,后又用中藥清熱化痰、養陰清熱化痰等治療仍無效。細審其證,除氣短胸悶,咳嗽氣短之外,并見其疲乏無力,時而微汗出,舌苔白,脈虛大弦滑。綜合脈證,診為氣陰兩虛為本,痰熱阻滯為標,治擬補氣養陰以培本,清熱化痰以治標。《濟生》桔梗湯加減。處方:
桔梗10克 防己10克 桑皮10克 浙具母10克瓜蔞15克甘草10充當歸10克 生薏米18克 杏仁10克黃芪15克百合15克
服藥15劑之后,精神好轉,但氣短、咳嗽、胸悶未見明顯改善,苔舌白,脈沉。綜合脈癥,反復思考:此乃正氣稍復,氣滯血淤所所致耳。治宜理氣活血,宣肺化痰,血府逐淤湯加減。處方:
當歸10克 生地10克 桃仁10克 紅花10克 甘草10克枳殼10克 赤芍10克 柴胡10克 川芎10克 桔梗10克牛膝15克 瓜蔞皮15克
服藥4劑后,胸滿氣短咳嗽均好轉,繼服14劑,諸癥消失,X線拍片檢查結果:未見異常。
按:及時根據不同的脈象改變治法,是本病取得療效的關鍵。
(四)胸痛
1.結核性胸膜炎,包裹性胸水,胸痛氣短,
朱××,女,成。
胸滿胸痛7個多月,某院診為結核性滲出性胸膜炎。先后以抽水、抗癆藥、氫化可的松進行治療后,胸水已明顯減少,但直到現在一直不能全部吸收,為此又曾反復胸穿以抽胸水,但只能抽出少量胸水。不得已,又以中藥逐水之劑治之,1周之后,諸證仍不減輕。細審其證:右側胸痛,氣微短,舌苔白,脈沉弦澀。綜合脈證,診為肝肺氣郁,痰淤共存,治擬舒肝理氣,活血化痰。柴胡茜降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赤芍10克 枳殼10克 白芥子10克 陳皮19克降香10克 杏仁10克 甘草10克
服藥2劑后,胸滿胸痛,氣短等癥好轉,繼服10劑,諸癥消失,獲愈。
某醫問:包裹性胸水反復治療而不愈,但用理氣、化痰、活血而速愈者,其故何也?答曰:患者脈沉弦澀,乃氣滯、血淤,寒凝所致,治者必須理氣、活血、溫經、化飲同施,否則,但予化飲而不予理氣、活血、溫經、則難于得愈也。
2.右胸肋腫痛
陳××,男,成。
右側第二肋部腫痛兩周多。某院診為肋軟骨炎。先以理療治療1周不效,后又配合中藥活血止痛之劑治療1周仍無不效。細察其證,除胸部腫痛之外,并見頭痛頭暈,心煩易怒怒,大便秘結,舌苔薄黃,脈沉弦澀不調。綜合脈癥,診為肝郁血滯。洽擬舒肝理氣,活血通絡。復元活血湯加減,處方:
柴胡15克 白芍10克 枳實10克 炮甲珠10克 桃仁10克紅花10克 大黃3克 甘草10克 白芥子6克
服藥2劑后,疼痛消失大半,繼服4劑,腫消,痛止而愈。
(五)背痛
1.頭暈背痛,臂痛麻木,胸滿胸痛
金××,男,65歲。
7~8年來,胸滿胸痛,心悸心煩。某院診為冠心病,先用西藥治療不見好轉,后又配合中藥冠心蘇合丸、丹參片等亦不見好轉。5年來,又發現頭暈頭痛,頸強背痛,右臂疼痛麻木,使原有的癥狀更加嚴重。又經某院檢查診斷為頸椎骨質增生。經牽引、按摩、外貼膏藥,以及內服骨仙、骨質增生丸等治療后,非但諸癥不減,反日漸加重,特別是近1年多來,經常頭暈頭痛,項強背痛,右臂疼痛麻木,胸滿胸痛,心悸心煩,失眠。近3個月來,經常胃脘煩熱,時見逆氣上沖,沖則氣短胸悶,汗出,甚或產生短暫的暈厥。細察其證,除以上所述外,并見面色呈憂郁狀,口苦口干,舌苔黃白,脈弦緊時見結象。綜合脈證,反復思考:診為肝郁氣緒,痰濕內郁,三焦運化失職。治擬舒肝理氣,溫陽化飲,調理三焦。宗柴胡加龍骨牡蠣湯加減。處方:
柴胡10克 半夏10克 黨參10克 黃芩10克 甘草10克生姜9片大棗7個桂枝10克 茯苓10克 熟軍3克 龍骨15克 牡礪15克
服藥6劑后,頭暈頭痛,胸滿胸痛,心煩心悸,項強背痛,臂痛麻木等癥均減,食欲睡眠增加,舌苔白黃而膩,脈弦緊而澀。宗效不更方之意,繼服上方30劑。再審其證,諸種痛苦均消失近半,舌苔黃白膩,脈虛弦而澀。綜其脈證,知其郁證稍減,痰濕稍除,而氣血俱虛,氣滯血淤較著耳,因擬補氣養血以培本,理氣活血,除濕健脾以治標。參芪丹雞黃精湯加減,處方:
黃芪30克 當歸10克 黨參10克 丹參30克 雞血藤30克蒼術15克 白術10克 青皮10克 陳皮10克 生地10克黃精10克 柴胡10克 三棱10克 莪術10克 薄荷4克 夜交藤30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