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墨染 / 原創詩歌 / 雪落花殘,從此我的世界,再看不到你的身影

0 0

   

雪落花殘,從此我的世界,再看不到你的身影

原創
2015-02-26  韓墨染

 

  一場未圓的殘夢,一個宛若天仙的背影,自從離去,一等便是千年, 一顰一笑早已成空,你可知你從自紅塵深處中漫步而來,凝眸的霎那,本身在亂世中的喧囂與繁華,卻在你的出現轟然退去,我持筆寫下傷情千百年,只為等這一場傾心相遇,你可知當你無視的走過,身后飄零的雪花仿佛我那顆支離破碎的心?
  
  緣來緣去,紅塵一夢,悲歡離合,陰晴圓缺,誰曉今宵幽夢多,殘夢初醒空無月,一夜飛羽思故絮,風雪闌珊待歸去,相思惹惆悵,一入紅塵夢,相思由可知,多少殘夢泣無淚?多少初雪灑人間?淡看人間冷漠無數,笑問紅塵幾人共睹?輾轉千里人何處,風殘冷月心如苦!
  
  一場白雪,掩埋了多少殘夢?孤獨了多少輪回?冷漠了多少百魅?時空流逝,也許早已物是人非,今生情緣亦是如此,你留下一縷清香,化作萬縷情絲,編織成網,將我困于中央,卻不曾將我放出,而我在這座牢中癡守了誓言,苦等了相思,你在我內心的最深處走過,而我卻永世走不出這個牢,停留了我的浮生,鎖住了我的心門,而我只能在牢里書寫我一生的傷懷。
  
  浮生如一夢,花開花又落,紅塵緣聚散,虛空夢一場;放眼塵世大千,不過鏡花水月,回首昔年,斷腸人何以千脂凝淚?漫步初逢陌阡,低吟淺唱,與你共譜的離別詩謠,若,花開只有一季,又有誰堪摘?若,相守只有一時,又有誰堪愛?肝腸寸斷,人生夢幻,夢醒何方?夢歸何處?寒風雪漫漫,長夜千回轉,片片白雪染離傷,陣陣寒風吹花散!
  
  一聲旋律一生情,悠悠一曲為誰吟?人間若有情,清音奏天明,花開若無意,花落為誰零;高山任我譜花意,流水相思莫傳情!伊人紅妝為誰妝,十里繁花落葉黃,殘褪卻,伊人絕,品世事無常,看人生百態,如夢一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粉黛今雖猶,十年自縹緲。
  
  逝雪葬花,掩埋了昨日繁華,冰封了前世離殤,為何留的情絲至今生?剪不斷、理還亂;你我紅塵相遇,半路鴻荒,半生情緣,半世離殤,用已半世,持筆訴衷腸,落字化成殤!持手筆墨,將你的一顰一笑,描募在時光的畫布里,久久珍藏,哪怕落花成塚,歲月蒼老!使我對你的片片癡情,埋葬于一紙蒼涼。
  
  此情不再,即使你我在同一片天空,千帆過盡,鏡花水月,今日的惆悵,在漫漫長夜,無邊蔓延,未央的夜,迷失的心,人最大的弱點,莫過于舍不得一段不再精彩的感情,既是無緣,何必執著,錯亂的緣份,早已注定,你我終將逃不過成為彼此之間的過客!即知情深緣淺,奈何難以割舍這段不完整的情緣?
  
  曾經的執手紅塵,如今的咫尺天涯,誰是誰前世的煙火夫妻,誰又是誰今生相守不離?一場塵緣一世情,一夢浮生一回腸,幽殘夢,幾多情,今生難與定三生;情緣盡散只一瞬,雪灑人間,繁花玉樹,落地成殤,演飾荒涼,注釋滄桑!依稀憶得影嬋娟,落寞孤華香雪漫,紅顏醉,香消碎,伊人心似寒,何故恩與怨,離歌一曲,情緣難再續,驀然悔之晚!
  
  緣來緣去緣如水,莫悲莫喜莫離殤,紅塵一笑,百魅多嬌,逝水流年,終身難忘;一問蒼天情何物?再問蒼天何歸處?徒步后花庭,無奈,百花盡數凋零,唯留紅梅雪蓑衣,淚眼問花花不語,愁顏望月月迷離,悠悠天地,竟無以棲身,冷語問殘月,奈何獨倚立蒼穹?
  
  舉首望蒼穹,繁星繚繞,卻無處安放這滿腔莫名的惆悵,天地悠悠,逝水流腸,落筆成傷,相思成狂。夜的幽夢,月的惆悵,散亂成海,舉杯,邀誰人共飲這一世愁腸?
  
  相思已成灰,今生情難歸,紅顏碎,夜難昧,秋水望穿人自悲,木已成舟難自退!天外重樓云蔽月,寥寥夜瀾情未絕,往昔曾迷霧里花,物是依舊人以非,人瘦黃花滴殘淚,如今三思人自悔,何記當年酒一杯?
  
  繁華散,未使然,空悲嘆!年華蒼老了容顏,淡化了思念,怎憶當時紅塵初妝?過往中的離愁,是是非非,苦了心頭,上了眉頭,從此,不愿過問紅塵世事凄涼,任它情意九重天,與我何干?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無恨月長圓,昔日的美好,已成過往,化作一縷輕煙,終成一朵云,也許你我情深緣淺,今生的離別,雪落花殘,從此我的世界,再看不到你的身影!
  
  一縷清風,各自安暖,一別經年,兩兩相忘,情以至此,后會無期!
  
  墨繪生死情,染盡離別殤。——韓墨染
  
  原創QQ464751027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