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屆人大 / 文件夾1 / 我佩服的不是張三豐打太極,而是他不打太極

0 0

   

我佩服的不是張三豐打太極,而是他不打太極

2018-12-21  十三屆人大

文/六神磊磊

今天再說說張三豐。


張三豐的獨門武功是什么?金庸0段學者都答得上來——打太極。


但他絕對想不到,自己創造的這門絕世神功,后來居然成了一種圓滑油膩處事方式的代名詞。


叫做“打太極”。


你去辦事,對方跟你說:這個事啊,倒是可以辦的,不過呢……還要再等等哦。


你去跟人表白,人家也不接受、也不拒絕、也不發好人卡,而是跟你說:“啊呀我當你是兄弟啦……”或者“唉呀我暫時還不想談戀愛……”


態度含混,拖拖拉拉,話里有話,讓我們老實人死都不明白自己怎么死的。


張三豐如果看到后人們這樣“打太極”,一定很悲哀,因為老爺子自己是個完全不打太極的人。


這就是他討人喜歡的地方,活了一百多歲,出走了一個世紀,歸來依舊是個少年,做人做事,爽爽快快,是非分明。


小聲:不像他那個徒孫張無忌,盡會打太極。


首先就是感情上。


他的無忌孩兒就是以打太極出名的:


“芷若,天上的月亮是咱倆的證人”“蛛兒,我真心實意盼娶你為妻”“我對趙姑娘是銘心刻骨的相愛……”


無師自通,太極打得行云流水。


張三豐比徒孫利索太多了。別人是一見楊過誤終身,張三豐是一見郭襄誤終身。


自打十幾歲的時候少林寺再見郭襄,他就再也沒有忘記。直到一百多歲,他還貼身帶著郭襄贈送的鐵羅漢,沾滿老蘚,包漿。


那年和郭襄分離,她對他說:“咱們便此別過,后會有期。”


他們后來有沒有再會呢?武當與峨眉又不是很遠,再說都是武林達人,一起出席個行業大會,見面的機會總應該是有的。


可是他硬沒去粘人家。像徒弟俞蓮舟說的:“恩師與郭女俠在少室山下分手之后,此后沒再見過面。”


他不僅終身不娶,還建立了武當峨眉世代交好的制度,規定武當弟子,永遠不得與峨眉弟子動手。


默默地守護,真是比陪伴更長情的告白。


老張是被誤了終身,但他仿佛兩手一攤:誤了就誤了啰!毫不自憐自傷,毫不嘆息痛恨,毫不怨天尤人。他愛得專注,認命得坦然。


做事情上,張三豐也不打太極。


他恨元朝統治殘暴,堅持抗元。武當弟子若遇到元兵肆虐作惡,對之下手絕不容情。


按理說,三豐老師作為民間武術界的領袖,這種身份地位,和朝廷應付一下,虛與委蛇一下,也是說得過去的,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誰還不得做點違心事說點違心話呢。大節無虧就可以了嘛。可是老張從來不打馬虎眼。


趙敏帶著朝廷爪牙氣勢洶洶地來武當,一手銀票、一手傳票,威逼兼利誘。


老張身負重傷,危機存亡關頭,本來完全可以和郡主談談,打打太極穩住對方,大家喝杯茶先。


可三豐老師卻表示:來!妹子,我給你讀兩句詩!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聽過嗎?抗元的文天祥丞相的詩句。


擲地有聲,黑白分明,一腔丹心熱血,像要噴薄而出。


老張不但不怕死,甚至不在乎身后名聲,當時他想的是:“但求我自丹心一片,管他日后史書如何書寫!”


對內管理上,張三豐也毫不含糊。他管理門派不打太極,門規嚴峻,獎懲分明。


孩子往往是成功人士的弱點。頭腦再清楚的人也往往在孩子的問題上拎不清。張三豐卻沒有。


他沒有子孫,大弟子宋遠橋的兒子宋青書就相當于他的親孫子,從小被當做武當派接班人來培養。


宋青書犯下大錯,殺害了師叔莫聲谷。換了別人當家,可能就打太極了:“青書畢竟還是個孩子……”“聲谷反正人死不得復生……”


要這么和稀泥,武當派分崩離析就在眼前。


張三豐卻沒有絲毫包庇姑息。“這等逆子,有不如無!”右手揮出,“啪”地一聲響,擊在宋青書的胸口,宋青書立時氣絕。接班人犯法與庶民同罪。


而且,由于宋遠橋管教不利,張三豐連帶撤了他的職,讓二徒弟俞蓮舟接任掌門弟子。


斃宋青書,革宋遠橋,眾人看在眼里,都心下凜然,服了這位張真人。


張三豐還有一個本事就是識人。


他看人時不貼標簽,能夠穿透身份、立場這些障礙,識別一個人的本質,所以不曖昧、不糾結。


張無忌就很糾結,我能不能和趙姑娘交往?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張三豐卻干脆利索,看準的人毫不含糊。徒弟張翠山娶“魔教妖女”殷素素,張三豐樂呵呵地痛快接受,毫沒憂疑,還說親家殷天正是個英雄好漢,可以結交。


魔教的常遇春要把小張無忌帶走,張三豐略略一想,就痛快答應。


事實證明他看得極準,人家殷天正、常遇春還就是好漢。


六徒弟殷梨亭要娶前未婚妻的私生女兒,聽起來輩分就很亂,換了是郭靖,真有可能一掌對徒弟的天靈蓋拍下去。


而張三豐呢,反應也不過是頗為驚奇,但隨即便為殷梨亭喜歡。


看張三豐,總覺得他一股少年之氣,直來直去,硬核而陽剛,毫不像個老前輩。


“老前輩”的瞻前顧后,“老前輩”的曖昧混沌,“老前輩”的世故深沉,他一概沒有,而是黑白分明,一片清澄。


滾滾塵世從沒有浸染他。若干年后,當他昂然站在真武殿里時,仍然是少室山上的那個十五歲少年。


有句雞湯,叫“小孩子才分對錯,成年人只看利害”,好多人追捧。可是張三豐不看利害,只分對錯,卻過好了這一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