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任盈盈:容易取悅,是女人的致命傷

0 0

   

任盈盈:容易取悅,是女人的致命傷

原創
2019-06-03  國館官方

沒長大、容易取悅的岳靈珊,悲劇了;但獨立自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任盈盈,反倒獲得了幸福。

01  

令狐沖這一輩子,總共喜歡過兩個女人。一個是他的小師妹岳靈珊,一個是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

但兩人的命運,卻大不相同。

一個嫁給了師弟林平之,但丈夫被仇恨裹挾,自宮練劍,性情大變,最終她凄慘死于林平之的劍下;

另一個則在波云詭譎的江湖爭斗中,始終安然無恙,最終和令狐沖喜結連理,二人琴簫和諧,雙雙封劍歸隱,終老林泉,成了江湖中人人稱羨的神仙眷侶。

有好事者推測,金庸癡戀夏夢而不得,寫作時自我代入令狐沖太深,一口怨氣全發泄到了岳靈珊和林平之身上,把他們寫得要多慘有多慘。

而剛好就那么巧,夏夢的老公也姓林,也是做生意的,家境也很不錯。

然而拋開這種無法證實的推測,單從小說文本來看,岳靈珊和任盈盈兩人分岔的命運,早就銘刻在她們的性格之中。

02 

岳靈珊的不幸在于,她從小就是被寵大的。

她是華山派掌門岳不群的獨生愛女。岳不群雖然是個偽君子,但至少在表面上涵養好,極少動怒,對于獨生女,那更是驕縱的時候多,責罵的時候少。

原書中有一個情節,岳不群要罰令狐沖去思過崖面壁,岳靈珊多嘴幫令狐沖說話,然后——

岳不群向女兒瞪了一眼,厲聲道:“此刻是論究本門戒律,你是華山弟子,休得胡亂插嘴。”岳靈珊極少見父親對自己如此疾言厲色,心中大受委屈,眼眶一紅,便要哭了出來。 

岳靈珊已經是十八歲的大姑娘了,老大不小了,老爹瞪一下眼,語氣稍微嚴厲了些,連責罵都算不上,就跟受了天大委屈似的。

可以想見,平常岳不群夫婦對于他們這個寶貝女兒,有多么寵愛嬌慣。岳不群手下的一群弟子,對岳靈珊也像對公主一樣捧在手里。

更不用提,她還有一個最寵她的大師兄令狐沖。

令狐沖是無父無母的孤兒,被岳不群收養時,已有十來歲。而那時,岳靈珊還只有三歲,令狐沖常常抱著她去采野果、捉兔子。他們是一塊玩到大的。

令狐沖對于她這個寶貝小師妹,當然是百般討好:

陪她練劍的時候,故意輸給她哄她開心;一個夏天的功夫,給她捉了一千只螢火蟲;苦苦想出大部分“沖靈劍法”的招數討好她……

可被眾星拱月般寵大的人,心智難以成熟。連令狐沖都不得不承認:“我小師妹小孩兒脾氣……”

她或許天真善良,或許單純可愛,這在某些讓女性自我寵物化的言情小說里,都是最好不過的品性。

可惜,她錯生在了人心如鬼蜮的江湖世界。

03 

任盈盈則不同。

她是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兒。而魔教內部,充滿了陰謀算計、權力紛爭,稍有不慎,就會淪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

生長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任盈盈從小就有超越年齡的智慧。向問天評價她說:

“聰明伶俐,心思之巧,實不輸于大人。” 

七歲那年,魔教端午節大會,任盈盈點了點席上人數,問任我行:“爹爹,怎么咱們每年端午節喝酒,一年總是少一個人?”

幾乎當場點破東方不敗鏟除異己、準備奪權的陰謀,逼得東方不敗不得不在當年提前動手。

當東方不敗篡權成功,任我行神秘“去世”,任盈盈不足八歲,身處險地,卻依然能在魔教混得開,不僅沒被東方不敗加害,反而還被尊為“圣姑”,享受教眾的尊崇。

她沒有了父親的疼愛,她明白一切都要靠自己;沒有了父親的庇護,她只能提早學會自立。

到任盈盈在小說中出場時,才十九歲的年紀,就已經充分利用“圣姑”的身份,籠絡了一大批江湖上的左道之士。

雖然她也料到,這是東方不敗借她的手收攏人心,但她樂意順勢而為,反過來借助東方不敗的權力,為自己擴張人脈和口碑。

而這時,她已經有了和她的小小年紀,不相符的成熟和冷靜。

這為她后來穩贏的人生,打下了最堅實的前提。

04 

岳靈珊究竟喜歡過令狐沖沒有?這是很多金庸迷,津津樂道的話題。

我的看法是:喜歡過。

但這種喜歡,本身還是一種小孩子家家的幼稚情感。因為令狐沖和她玩得多,最會哄她開心,所以她最喜歡令狐沖。

那如果讓令狐沖和她分開一段時間,再給她找個別的玩伴,情況會怎么變?

答案當然是:要變心。

知女莫若父。岳不群要謀奪林平之家的《辟邪劍譜》,想讓岳靈珊和林平之親近,只用了區區兩招:

第一招:故意小題大做,把令狐沖罰去思過崖面壁一年,讓岳靈珊和令狐沖分開;

第二招:岳靈珊練劍,讓她找林平之喂招。

缺了令狐沖這個玩伴,但多了一個“小林子”,一樣能玩得開心,還能跟林平之學福建山歌,有新鮮感;

林平之武功不濟,兩人練劍岳靈珊肯定能大耍威風,又滿足了她的虛榮心。

要命的是,正在這關鍵的當口,令狐沖因為妒忌,心中很不爽,和岳靈珊練劍的時候,沒有再故意讓她,結果失手打飛了她最心愛的碧水劍,寶劍墜下山崖……

一個大量加分,一個大量扣分。誰能在岳靈珊心中勝出,一目了然。

這就是岳靈珊這種小女生式的感情模式:誰能陪我玩,誰能哄我開心,我就喜歡誰。

說句不中聽的話,如果代替令狐沖,陪岳靈珊玩,陪她練劍的是糟老頭子勞德諾,說不定岳靈珊也有可能喜歡勞德諾……

可以看得出,這種模式下,能找到靠譜的伴侶,純粹是拼運氣。當然,岳靈珊運氣確實也不好。

05

岳靈珊的感情模式,很天真很小女生。相比之下,任盈盈對待感情,就大氣成熟多了。

在洛陽的綠竹巷中,任盈盈初見令狐沖,他誤把她當成一位年高德劭的老婆婆,隔著門簾向她訴說心事,跟她學琴。

短短的相處時日,他的瀟灑豁達,他的情深義重,種種優點,已經完全打動了任盈盈。毫無意外,她已經喜歡上了令狐沖。

但和岳靈珊不同,她喜歡令狐沖,完全是因為看中他的性格、人品。

只不過,這份偏愛要奔現,唯一的阻礙,就是令狐沖心里放不下的小師妹。任盈盈倒管不了那么多。

于是,“圣姑喜歡令狐沖”這一隱秘消息,在江湖上不脛而走,各路受過任盈盈恩惠的江湖左道人士,紛紛給令狐沖送禮治病,通過討好令狐沖的方式,來拍任盈盈馬屁。

原著雖然沒有點明,這消息是如何傳到江湖上去的。但想來想去,只可能是任盈盈暗示手下的綠竹翁故意散播出去的……

再后來,任盈盈更是甘愿身囚少林寺,換取令狐沖學習少林《易筋經》化解體內異種真氣而活命的機會。

最可貴的是,她為令狐沖做了這么多,卻不指望一直拿自己的付出說事,時時刻刻提醒令狐沖。

原著中,令狐沖為了解救任盈盈,和師父岳不群比武,但念及師恩屢屢相讓,一直處于被動。一旦他輸了,任盈盈就得繼續囚禁在少林。

任我行很著急,真怕令狐沖大敗,示意任盈盈趕緊站到令狐沖前面,讓令狐沖看見后,想到她對自己的情義,能夠全力取勝。

但任盈盈卻無動于衷:

她心中在想:“我待你如何,你早已知道。你如以我為重,決意救我下山,你自會取勝,你如以師父為重,我便是拉著你衣袖苦苦求告,也是無用。我何必站到你的面前來提醒你?”深覺兩情相悅,貴乎自然,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令狐沖再為自己打算,那可無味之極了。 

而面對令狐沖的初戀岳靈珊,她因為堅信令狐沖對自己的深情,也十分豁達:

“他從前確是對你很好,可是現下卻待我更加好得多了。這可怪不得他,不是他對你變心,實在是你欺侮得他也太狠了。” 

任盈盈清楚自己喜歡什么樣的人,知道自己喜歡一個人后該怎么做,而一旦這份關系確立,她也明白在這份感情中,自己不用再做什么。

不用再提醒對方我為你付出了好多,不用再擔憂對方還念念不忘前任。畢竟他對你如何,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不過。

06

岳靈珊的天真,讓她一步步走向不幸。

被父親利用,去和林平之親近,只不過是要謀奪《辟邪劍譜》;而林平之對她越來越好,也只不過是發覺岳不群的陰謀,為求保命。

岳靈珊傻得不能再傻。誰是真心,誰是假意,她始終看不明白。

明明和令狐沖相處了那么久,本來應該是最了解他人品的,竟然也會相信旁人的言語,懷疑令狐沖偷了《辟邪劍譜》……

而相反,任盈盈聰明伶俐,機智過人,又能殺伐果斷,屢屢能夠在江湖上化險為夷。

在恒山懸空寺,東方不敗的人馬圍攻令狐沖,任盈盈識破奸計,一出手能在絕境中反敗為勝;

黑木崖眾人大戰東方不敗,正處于劣勢之時,任盈盈能率先想到殺楊蓮亭,擾亂東方不敗心神的計策;

在五岳劍派并派大會上,也是她指使桃谷六仙在大會上搗亂,刻意揭破左冷禪的并派陰謀……

可以看明白,任盈盈不僅在情感上不糊涂,行走江湖之時,智商也永遠在線。

一對比之下,你就會發現:岳靈珊就是個天真單純的小女孩,而任盈盈才是成熟獨立的現代女性。

沒有別人的保護照料,運氣不好再遇上壞人,岳靈珊這樣的小女孩,就注定是悲劇的命;而任盈盈這樣的女性,哪怕一個人行走江湖,也能活得瀟瀟灑灑。

岳靈珊這樣還沒長大、甚至拒絕長大的女孩子,要想獲得幸福,只能生活在王子公主的童話世界里。

但畢竟,我們的現實世界,不會如童話般美好,卻像是江湖般殘酷。

所以,如今的岳靈珊們,會沉迷于無聊可笑的言情劇不能自拔,會被渣男套路,還依然執迷不悟;

而如今的任盈盈們,憑借自己的聰明、成熟,不僅在事業上能有所成就,在感情上,也終能找到一個心意相通的伴侶,開開心心過著幸福簡單的日子。

永遠長不大,就是岳靈珊的命;長大了,成熟了,你也可以是任盈盈。

/今日作者/

圖片來源于1996年《笑傲江湖》,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注明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