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明月圖書館 / 置頂 /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

0 0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2019-06-10  高天明月...

作者:張東曉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唐開國三百余年,歷經貞觀之治、開皇盛世、元和中興,風流人物,璨若星河。但要說誰最牛?當屬韓愈韓退之。

韓愈,這個可以稱“子”的男生,堪稱唐代第一牛人。他到底有多牛?看看“韓吹”的隊伍有多長就知道了。

詩壇巨擘白居易說,“學術精博,文力雄健”,稱韓愈有太史公司馬遷之風。

詩豪劉禹錫更堪稱唐代“韓吹”盟主,“高山無窮,太華削成。人文無窮,夫子挺生”,直接視其為“孔子”。

一代宗師歐陽修稱其文“天下至工”。

蘇軾天縱奇才,更很少拍人馬屁,可吹起韓愈來,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

這個“韓吹”隊伍還可以排很長很長,王世貞、王夫子、沈德潛、曾國藩,等等。

韓愈,一介書生,憑什么讓后世諸多牛人頂禮膜拜?他為什么這么牛?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一)正師道振臂高呼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

什么是老師?孔夫子當了一輩子老師,但沒有搞明白啊。到底什么才是老師呢。韓愈說了,老師就是“傳道授業解惑”!

何為傳道?傳授圣人之道,使圣人之學得以普照四方,得以永世流傳。

何為授業?傳授生活之本領,讓世人學得一技之長,讓圣人開創的事業,發揚光大。

何為解惑?人誰無惑?朝聞道夕死可矣。有惑,就要請教。就要遵循圣人之道“不恥下問”,就要以“無常師”!

韓愈所處的中唐時期,藩鎮割據之勢漸起,所謂師道不過是誰兵多誰為之。朝廷之上,科舉腐敗,師道更是無人提及,誰權力大誰為之。

師道不存,斯文掃地。韓愈拍案而起——這怎么可以?他高舉孔孟之道的大旗,高呼“尊師重道”,猶如一道閃電照亮黑暗的中唐天空,一掃頹廢與陰霾,到今日仍熠熠生輝。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誰可為師?非貴者,非富者,非掌權者——人人皆可為師,“聞道”先即可!

誰人拜師?孔夫子等圣人尚 “未有常師”,尚“三人行必有我師”,何苦我等世俗之人?人人應當以人人為師!

偉哉,偉哉,韓子言!

且不說千年前中唐往事,但說今日,師道何在?

官位高者,權力大者,金錢多者,放屁都有理,放屁都可“以教世人”!三寸講臺,本是圣地,但衣冠楚楚而禽獸者,相貌堂堂而追名逐利者,仁義道德而男盜女娼者,屢見不鮮,

師道淪喪,比中唐甚矣。

現在我們比任何時候都需要韓愈,需要他那面“尊師重道”的大旗!

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

一篇《師說》,成百代之師,韓愈不牛,誰牛?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二)革文風以身作則

今日寫文章,必先帶帽,曰上級之精神,曰權貴之言論。中間以數為磚,層層壘砌,洋洋灑灑。收尾名曰自我批評自我改進,實則表決心喊口號。

新八股之害,毀人不倦。

中唐時期文風習六朝舊氣,辭藻華麗,對仗工整,但言之無物,不知所云。猶如一個小姑娘,渾身脂粉味,讓人掩鼻而逃,不忍直視。

韓愈不能忍!他大聲疾呼,文章不可這么寫,一場持續數百年的古文運動就此拉開序幕。

文章該怎么寫?要用心寫,用真心寫。

韓愈的詩文最大的特點就是真心,付滿腔熱情于字里行間,讀其詩文猶如和師長面對面交談。

在《崔山君傳》中,他感慨,“彼皆貌似而心不同焉,可謂之非人邪?即有平肋曼膚,顏如渥丹,美而很者,貌則人,其心則禽獸,又惡可謂之人邪?”,善惡豈能以相貌取之,韓愈筆鋒一語中的!

在《送董邵南游河北序》中,他更是為其遭遇不平而鳴,一片真心,流于筆端,處處可見。“燕趙古稱多慷慨悲歌之士。董生舉進士,屢不得志于有司,懷抱利器,郁郁適茲土。吾知其必有合也。董生勉乎哉!”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屢試不第,這赤誠之心,使吾等掩卷嘆息。

韓愈的真心還體現在他對待青年學生方面。韓愈一生桃李滿天下,李翱、李賀、孟郊、賈島等人都是他的弟子。在《孟東野書》中,韓愈更體現了對學生亦師亦友的那種赤誠境界。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與足下別久矣,以吾心之思足下,知足下懸懸于吾也……吾唱之而和者誰歟?言無聽也,唱無和也,獨行而無徒也,是非無所與同也,足下知吾心樂否也?”

這一段是思念之語,儼然已經超出師徒,近乎兄弟了。韓愈在自己學生面前就是一個大哥哥,最后更是拉起家常。

“李習之娶吾亡兄之女,期在后月,朝夕當來此。張籍在和州居喪,家甚貧。恐足下不知,故具此白,冀足下一來相視也。自彼至此雖遠,要皆舟行可至,速圖之,吾之望也。”

最讓我感動的還是一句“張籍家甚貧”。張籍也是他的學生,在此時此刻他還是惦記著自己的學生,希望孟東野(孟郊)去看一看,能幫就幫一幫。

張籍讀此文,應哭也。

在一篇名為《進學解》的文章中,韓愈更是將真心發揮到了極致。他猶如苦口婆心一般,勸解后輩要認真學習,用心寫文章,更難能可貴的是,韓愈文思若海,精妙之論,層出不窮!

“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

“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障百川而東之,回狂瀾于既倒。”

真是讓人迷戀文字之美。這篇文章更是早就了諸多成語,如 “貪多務得”“含英咀華”“佶屈聱牙”“同工異曲”“動輒得咎”“俱收并蓄”“投閑置散”等等,可謂千古奇文。

韓愈的努力沒有白費,持續百年的古文運動為中華文明作出了卓越的貢獻,也成就中華文化史上最牛的八位作家——唐宋八大家。

韓愈,唐宋八大家之首,你說牛不就?!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三)對朋友赤誠相待

君子不平而鳴,韓愈就是不平而鳴的君子。對朋友忠肝義膽,無怨無悔。

著名詩人李賀因父親李晉肅名字中的“晉”與“進”犯諱,而不得考進士。韓愈聞之,疾呼,豈有此理?所謂犯諱的世俗,在韓愈看來真真的可笑至極。

韓愈立即上書朝廷,更是寫文駁斥。一篇《諱辯》,直接刺破所謂“犯諱”不過是妒忌賢能的面具,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以“考之于經,質之于律,稽之以國家之典”的態度對所謂的“犯諱”進行了鞭笞。

他的師友孟郊,屢試不第,韓愈心知苦楚,寬慰之余更是想方設法助其脫困。

長安交游者,貧富各有徒。

親朋相過時,亦各有以娛。

陋室有文史,高門有笙竽。

何能辨榮悴,且欲分賢愚。

在這首《贈孟郊》的詩中,他情真意切的安慰孟郊勉勵孟郊,更鼓勵孟郊,給于他最大的信心。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他更是向各方積極推薦孟郊,一首《孟生詩》,云“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嘗讀古人書,謂言古猶今……顧我多慷慨,窮檐時見臨。清宵靜相對,發白聆苦吟”,洋洋灑灑,兩百多字,字字真情,拳拳之心,字里行間,處處皆是。

孟郊中舉之后,他高興,比孟郊都高興,唱曰“吾愿生為云,東野變為龍”!他是心甘情愿如此的。

他的侄子十二郎,雖是其晚輩,但兩人自幼一起玩耍,稱兄弟亦不為過。十二郎先他而去,韓愈哭訴哀祭。

“吾少孤,及長,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歿南方,吾與汝俱幼,從嫂歸葬河陽。既又與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嘗一日相離也。”追憶往事,痛心疾首。

“雖然,吾自今年來,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動搖者或脫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氣日益微,幾何不從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幾何離;其無知,悲不幾時,而不悲者無窮期矣。”感情至深,期待來生。

此時的十二郎已經不是什么韓愈的晚輩,而是他的兄弟。他見兄弟早去,又自傷身世,猶如風燭殘年,交代后事;更弱期盼早去,與其團聚。文辭凄婉哀絕,不忍卒讀。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四)為社稷義不容辭

寧為百夫長,勝作一書生。

韓愈參軍,孟郊作詩,云:“坐作群書吟,行為孤劍詠。始知出處心,不失平生正。”又云:“一章喻檄明,百萬心氣定。今朝旌鼓前,笑別丈夫盛。”

誠如孟郊所言,韓愈本可以建功沙場的。元和十二年(817年)韓愈隨宰相裴度出征淮西。韓愈建議裴度偷襲蔡州,但裴度以為這只是書生之見,沒有采納。

可后來,李愬雪夜偷襲蔡州,一舉拿下吳元濟,評定叛亂。

此時他又建議裴度:“如今憑借平定淮西的聲勢,鎮州王承宗可用言辭說服,不必用兵!”果不其然,韓愈修書一封,王承宗舉旗投降!

誰說書生之見?豈不知書生心中自有百萬雄兵。項羽之敗,乃敗給劉邦乎?非也!敗給張良也!

長慶元年(821年),韓愈轉任兵部侍郎,適逢鎮州王庭湊兵變,朝廷欲派人安撫,但無人敢前往,韓愈挺身而出。

君子豈可置國家與不顧?他韓退之,在國難面前,焉能退去?

止,君之仁;死,臣之義。這就是韓愈的回答。

韓愈可惜。元稹嘆乎,以為韓愈此行兇多吉少。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皇帝唐穆宗也心驚膽戰,怕韓愈出意外。但沒有辦法,為了江山社稷,雖千萬人,吾往矣。

韓愈自己呢?在這首題為《鎮州路上謹酬裴司空相公重見寄》的詩中,韓愈寫道:“銜命山東撫亂師,日馳三百自嫌遲。風霜滿面無人識,何處如今更有詩。”

他是坦蕩的。他擔心的是自己如果去晚了,會生意外,會有戰事,會連累百姓。

我們常說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大概就是如此。因為君子心里裝的他人是國家,而小人心里只有自己。

到鎮州后,韓愈真正體現了一個君子的膽色與才智。

對叛軍將領王庭湊,他義正辭嚴,道:“朝廷以為你有將帥之才,才命你為節度使,現在你連一幫小兒都管不住!真是枉顧天恩,讓天下人小瞧!”

對士兵,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恩威并施、慷慨陳詞,道:“自古叛亂之軍,不僅惹禍上身,更殃及妻小。朝廷亦知爾等皆忠君之士,爾等不知叛亂,更不會叛亂。一切回頭是岸!”

就這么三言兩語,王庭湊服氣了,士兵也服氣了,更是“任其吩咐”!

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大丈夫,當如是!

返回京城之際,韓愈亦是淡淡一笑,似乎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回到京城,他賦詩一首,甚是愜意。

別來楊柳街頭樹,擺弄春風只欲飛。

還有小園桃李在,留花不發待郎歸。

一介書生,獨闖龍潭,三言兩語,天下安定,你說他牛不牛?!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五)為萬民以命相搏

貞元十九年(803年),韓愈任監察御史。當時關中地區大旱,百姓流離所失,苦不堪言,一時之間更是餓殍偏野。韓愈親赴災區,目睹百姓如此,韓愈痛心疾首。但此時京兆尹李實卻瞞報朝廷,更說關中糧食豐收,百姓安居樂業。

韓愈焉能沉默?韓愈化憤怒為文章,一篇《論天旱人饑狀》直達天庭。

他知道,這一文未必會有用,他也知道,這一文也可能讓他革職罷官,但是他不能退!

果不其然,韓愈反被賊咬一口,更被貶出京城。

但有些事,他不能坐視不管。

元和十四年(819年),唐憲宗敬迎佛骨于長安,一時之間朝野上下人人言佛。

這怎么行?!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啊!

這事兒韓愈得管。他上《論佛骨表》,駁斥“迎佛骨之荒謬”,言“佛不足事”!更是怒懟憲宗,高壽者非因信佛;信佛者常多禍亂。

韓愈深知此文一出,自己必定大難臨頭,在文末他寫道,“佛如有靈,能作禍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鑒臨,臣不怨悔。”

他是無怨無悔,盡管此文給他換了個潮州刺史。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從長安到潮州,何止千里?他出京城,侄兒韓湘前來送行,韓愈于悲憤之際,寫下這首名流千古的《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竊以為為韓詩第一。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圣朝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這首詩我常讀之,每每讀到“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這一句時,總會不自覺的閉上眼睛,去想——大雪紛飛,韓愈立馬藍關。他回望長安,心頭愁緒萬千;遠眺遠方,前路生死漫漫。

韓愈以文入詩,文章宏博,猶如該詩,境界寬闊。

被貶又如何?韓愈還是一腔熱血。

任職之后,見有鱷魚行兇,危害百姓,韓愈又作《祭鱷文》,一句“鱷魚其不可與刺史雜處此土也!”更彰顯其出去鱷魚之患的信心。

也許韓愈真是文曲星再世,文章動天,鱷魚竟然從此遠去,百姓更是歡呼,以為神也。

為民請命,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生死置之度外,這就是韓愈,你說他牛不牛?!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六)后記

世人常言三不朽,太上立德,其次立功,最下立言。

韓愈正師道弘儒學,為百代之師,可謂功德無量;韓愈自動請纓,一介書生,獨闖敵營,評定叛亂,可謂立功;韓愈文章千古,至情至性,可謂立言。

宋人張載有言,圣人者“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能當此贊譽者,中華民族歷史上亦不過數人,但韓愈必在其列。

韓愈字退之,可他在百姓利益、國家利益面前何曾退過?這就是唐代第一牛人的境界與風格!

嗚呼,大丈夫,當如是。是為記。

(2019年5月8日于北京)

唐代第一大牛人韓愈:一介書生獨闖敵營,為萬民以命相搏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