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偷閑 / 古典中國 / 賀知章:寫詩的天才千篇一律,有趣的老頭...

0 0

   

賀知章:寫詩的天才千篇一律,有趣的老頭萬里挑一

2019-06-16  浮生偷閑

賀知章的特別,就在于他是一個有趣的人。



01


盛唐的詩壇,有這么個有趣的老頭。


他愛喝酒,喝醉后又愛酒駕。


有一回,喝了場大酒,


騎在馬上前俯后仰,看著比坐船還顛簸。


由于喝得醉眼昏花,不巧掉進一口枯井,


差點把這把老骨頭摔散架。


吃瓜群眾趕緊上前圍觀,唯恐老人家摔壞了零件。


過了片刻,卻只聽見井中鼾聲如雷。


摔得那么慘還能睡著?


這老頭莫非是酒仙下凡?


這事一傳十,十傳百,傳到杜甫耳中,


杜甫很敬佩老頭的灑脫,專門為此事寫了句詩: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他愛夸人,夸人的方式很猛烈。


有一回,老頭參加一場寫詩交流會,


一個從四川來的年輕人遞了篇文章,讓他幫忙把把關。


老頭看完,洪荒之力瞬間爆發,


他直接從榻上蹦了起來,握著年輕人的手激動地說:


小老弟,看來你是天上貶謫下來的仙人哪!


只此一句話,就把這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夸上大唐熱搜榜。


沒錯,年輕人就是李白,這篇文章叫《蜀道難》。



他脾氣很倔,一言不合就爬墻,拉都拉不住。


玄宗的弟弟病逝,出殯時需要一批十四五歲少年牽引靈柩、唱誦挽歌。


這可是個大美差。


能選拔上的,人事檔案直接入編,連高考都不用參加。


老頭時任禮部侍郎,這事正好歸他具體負責。


一時間,王公貴族們紛至沓來,差點把老頭的門敲破。


老頭很心煩,直接在墻邊架上梯子,分分鐘爬上墻頭。


府里管家可嚇得不輕,連聲高呼:


大人,您可快八十了,慢點上啊!


老頭在墻上躺著曬起了太陽,


王公貴族們在墻下左等右等,左勸右勸,


就是搞不定老頭。


這種局面下,誰也不敢多說,


萬一老人家出了事,誰都負不起責任。


耗了半日,大家只好失望而歸。



他還愛寫詩,沒事就寫上幾首。


老頭寫詩講究隨心所欲,不求質量和數量。


在盛唐,寫詩的大咖千篇一律,有趣的老頭卻萬里挑一。


這有趣的老頭,名叫賀知章。



02


大唐盛世從來不缺少天才。


比如王勃,七歲寫文章,可惜英年早逝;


比如駱賓王,出道即巔峰,后期卻一直碌碌無為,晚年寫了篇《討武瞾檄》,當了反賊;


再比如王維,狀元出道,紅極一時,三十歲卻開始走下坡路,一生再沒能實現反彈。


大唐盛世也不缺少寫詩的大咖。


李白、杜甫、王維、孟浩然、白居易……


每個人都寫了大量名作。


賀知章卻不是天才,三十六歲才出道,混了三十多年才升為禮部侍郎。


看著須發花白的老頭整天晃晃悠悠地打卡上班,


很多年輕人都勸他:


趕緊退休吧,您都多大了!


賀知章更不是寫詩的大咖。


他一生只留下十九首詩,其中最能刷出流量的,


是一首《詠柳》。



其余的,寫得都很直白。


比如有句“钑鏤銀盤盛蛤蜊,鏡湖莼菜亂如絲”,


直白得有些尷尬。


可賀知章自有過人之處,


首先,他是古代詩人里最長壽的一個,活了86歲。


其次,他一生經歷四代君主,做了近50年的官。


這并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退休時,玄宗親自寫詩贈別,


皇太子帶領文武百官出城送行,


送了一程,賀知章說:


殿下回駕吧,老臣實在擔當不起呀!


太子說:再送送吧!


又送了一程,賀知章說:


殿下別再送了,老臣就此拜別吧!


太子還是堅持:再送送吧!


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離京五十里才就此別過。



這還不算。


賀知章病逝后,繼位的肅宗皇帝覺得他生前的官不夠大,


追贈他為禮部尚書,備享哀榮。


這么高的待遇,那些寫詩的大咖們可都沒享受過。


認識賀知章的人,無不對他敬重有加,


他那有趣的靈魂,征服了同時代的所有人。



03


賀知章的有趣,讓每個與之相處的人都感到舒服。


張九齡罷相時,百官都來告別,每人都得說些祝福的話。


賀知章是這么說的:


這些年,多虧了您的蔭庇啊!


張九齡有點懵,他平時日理萬機,很少有時間搭理八品小官賀知章,


更沒給過什么特殊照顧。


賀知章笑道:以前您在的時候他們都不敢叫我“獠”,


您說我沾了您多少年的光呀!



原來,賀知章和張九齡同為南方人,


在唐朝,南方人還時常被中原人冠以各種蔑稱。


賀知章的有趣,讓冉冉升起的后輩新星由衷敬佩。


結識李白那陣,賀知章邀請小李喝酒。


在酒店剛坐下,才想起身上沒有帶錢。


老賀想了想,把腰間的金飾龜袋解下來,準備換錢買酒。


李白趕緊阻攔:這是皇家按品級給您的飾品,怎好拿來換酒呢?


賀知章仰面大笑:你不是寫過“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嗎?


人生在世,快樂就完了,金龜袋算得什么呀!


兩大酒仙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醉意朦朧才揮手作別。



不久,賀知章向玄宗全力推薦李白,


玄宗久聞李白大名,提拔李白為翰林待詔。


后來賀知章去世,李白獨自對酒,悵然有懷,


憶起當年金龜換酒,慨然寫下《對酒憶賀監》。


四明有狂客,風流賀季真。

長安一相見,呼我謫仙人。

昔好杯中物,今為松下塵。

金龜換酒處,卻憶淚沾中。


李白這輩子沒幾個偶像,賀知章算一個。



04


賀知章的有趣,讓九五之尊的皇帝都沒法吐槽。


老賀擅長狂草,有次玄宗與他切磋書法,


賀知章墨跡


老賀不想寫,找個借口準備溜號:


陛下,一般臣寫字都是在酒醉后,在宮里臣可沒法寫。


玄宗回答:好說,不就是喝酒嗎,多大點事呢!


玄宗備下御酒,讓老賀喝,然后先去處理政務。


賀知章無奈,一杯接著一杯猛灌,一會就喝醉了。


喝醉以后,賀知章開始發功,


提起筆來狂寫一通,邊寫邊唱,邊唱邊溜達,


也不知道寫了多少字,


然后把筆一扔,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玄宗回來一看,差點笑彎了腰。


你丫的是在哪兒寫字啊!


原來,賀知章根本沒在紙上寫,


喝得眼花繚亂的他錯把素白的帷幕當成了白紙。


玄宗認真瀏覽了一遍,不得不說,


老賀的書法還真不是蓋的,


這字落筆精絕,如春林之絢彩,


書法造詣之外,亦足見其才情。


賀知章墨跡


玄宗命人叫醒老賀,


賀知章睡眼惺忪,隱約見領導面露愉悅之色,


直接起身說道:


陛下,臣有點不勝酒力,這就溜了。


玄宗只好命人將他送走,


望著賀知章在侍從的攙扶下左晃右搖,連扶都扶不住。


玄宗不禁笑道:這老頭,還真是有趣!



05


八十六歲那年,賀知章生了一場大病,


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昏迷了許久,才漸漸恢復了過來。


死里逃生的賀知章上表病退回鄉,


玄宗降詔恩準。


臨行前,有人勸賀知章把房子賣掉,


老賀呵呵一笑,把京城的房產捐出來改成道觀,


玄宗還特意賜名“千秋”。


剛回到家鄉,賀知章就遇到一件尬事。



由于多年都在京漂,家鄉的街坊四鄰對他早已沒了印象,


鄰居的下一代更沒見過賀知章。


看到這么個頭發胡子花白的老頭,


小孩子們紛紛上前湊熱鬧:


老爺爺,您是從哪里來?又要到那里去呀?


賀知章笑道:


我是從京城來的,要在此地住上一段時間。


小孩子們問:那您在這兒有親人嗎?


賀知章答:應該不算有吧。


小孩子們又問:老爺爺,您給我們念首詩吧。


賀知章略微沉吟,隨口作了一首: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人生的最后一段時光,賀知章每天都會在門前的鏡湖邊散步,


懷想自己一生的壯闊逍遙。


數月后,賀知章溘然長逝。


這就是賀知章有趣的一生。


他正直坦蕩,胸無城府,處事卻暗自有度;


他放縱嗜酒,參禪論道,政務卻毫無懈怠;


他提攜后進,善于識人,交友卻不為私利;


與賀知章有交往的人,


無不欣賞他的清談風韻,風趣幽默,


無人不對他的人品、才情、灑脫表示欽服。


鏡湖(即鑒湖)



06


所謂才華橫溢、著作等身、追名逐利,


與一件事相比,這些其實都算不了什么。


這件事就是——有趣地活著。


人生僅此一次,


所以“活得有趣”最為緊要。


那一天,賀知章從井底揉了揉婆娑的醉眼,


自言自語了句:


我這是睡在了哪里呀?


那一天,井外的人們,


正奔波著追逐功名利祿。


賀知章卻慵懶地躺在井底,


井外人聲鼎沸,喧囂成海,


他舉頭望天,身心愉悅。


也許他在思考一個有趣的問題:


等會是喊人把我抬上去呢?


還是我自己想辦法爬上去呢?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