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廣洋作文網校 / 散文 / 童年的雪

0 0

   

童年的雪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6-17  紀廣洋作...

本文參加了【我的童年趣事】有獎征文活動

紀廣洋

  我剛剛記事的時候,我家空閑的西屋里住進一對老夫妻,他倆是從北京師范大學下放而來的老教授。盡管他倆在當時都是不受歡迎的“臭老九”,不過,在我們村他倆卻受到應有的禮遇,被安排到村里的小學,一個教語文,一個教數學。

  1975年,我七歲,那年的春節,多年無人問津的二位老人忽然迎來了他們的女兒、女婿,還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外甥女。他們是從云南遠道而來的,他們的女兒和女婿都是地質工作者。他們的外甥女裴蕾當年也正好七歲,而且出生的月份和我一樣。我和裴蕾很快成了好朋友。她送給我一枚軍用紅五星,我送給她兩粒玻璃球。紅五星是金屬的凹突的,比潘冬子的還要好;玻璃球是我特意挑選的,里面有鮮艷的五瓣花朵。

  在院子里玩耍時,裴蕾忽然對我說:“雪呢?我想玩雪,我想堆雪人……”

  于是,我領她來到房屋的后面,那里有前些日子留下來的殘雪。她看到房屋的陰影處有大片的雪地,驚喜地叫起來,高興得手舞足蹈的。她先用手指在雪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又寫下“毛主席萬歲”等,又讓我教她堆雪人。她說不喜歡我堆的雪人,讓我幫她照著她媽媽的樣子修改雪人。當我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改成她的“媽媽”時,她又說不好看,讓我照著她的模樣重新修整。于是我又找來兩只彎彎的高粱穗,照著她的羊角辮的樣子插在雪人的頭部。她還是說不好看,于是,我把自己的另外兩粒玻璃球拿出來,給“她”按上了兩個大眼睛。她又說我的玻璃球不好看,摳出來,換上她的那兩粒帶花朵的。

  她終于滿意的笑了,笑得是那樣的甜、那樣的天真。我卻憂慮起來——擔心那兩粒玻璃球,在我倆離開后會被別的小孩兒偷走。最后,當大人叫我倆回家吃飯時,我和她一人一邊小心翼翼地把雪人架到了院子里,放到墻根處曬不著太陽的地方。裴蕾就像得到了寶貝,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用雙手拍拍自己的小臉再拍拍雪人的小臉……

  說來挺遺憾的,在裴蕾來探親的二十多天里,基本上全是晴天麗日,一片雪花也沒落。她常常仰望著長天說:“下雪吧、下雪吧,雪都到哪里去了?”

  待她就要回云南的時候,房屋后面的殘雪也化個差不多了,她用小手指寫的那些字也很模糊了。值得欣慰的是,一直放在陰涼處的那個雪人卻還風采依舊。我準備把那兩粒帶花朵的玻璃球拿下來,讓裴蕾帶走。裴蕾卻說:“那是‘我’的眼睛,拿下來就難看死了,等雪人化了,你為我撿起來收藏好,我再來的時候還給我……”

  誰知,兩年之后,裴蕾的外公外婆就回了北京,她從此再無音信。盡管,盡管那兩只非常美麗的玻璃球我一直珍藏著。

  童年的往事就像記憶中的一場雪,純潔,靚麗,一塵不染,卻早已無影無蹤。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