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域 / 待分類 / 【職域】蘋果50%員工沒大學學歷,但蘋果中...

0 0

   

【職域】蘋果50%員工沒大學學歷,但蘋果中國本科以上員工卻占72%

原創
2019-12-05  職域

前段時間,蘋果CEO庫克在接受采訪時,又胡侃了。

記者問他:蘋果那么厲害,是不是要讀完4年大學,才能進蘋果工作?

庫克說:蘋果有50%的人沒完成大學學業,我們更看中能力而不是學歷。

記者繼續追問:那你覺得未來低學歷的人,有可能當上蘋果CEO嗎?

庫克笑答:喬布斯不就是嗎?

這個回答很機智,記者笑得有點苦澀。

現在去蘋果當CEO還來得及嗎?

 聽聞此言,信奉“學歷無用論”的人又增加了論點:看吧,能去蘋果的人,也沒什么厲害嘛!創始人喬布斯沒上大學、首席設計師Jony Ive是個大專生……

不過還有很多人是清醒的,直言:喬布斯能擔任CEO,是因為蘋果是他創立的公司!

1.蘋果中國本科以上員工占72%

蘋果50%員工沒大學學歷,算上零售,這個數據很正常。

蘋果相關數據顯示,蘋果雇傭了13.2萬名員工,蘋果美國零售部擁有 6.7萬名員工,粗略計算零售人員占比超50%

從招聘需求來看,零售人員不限制學歷、只需要有工作經驗就好。但要當好市場部大佬,就需要本科以上學歷了。

從蘋果官網的領導頁面上來看,大部分都是碩士學歷。

蘋果官網leadership頁面

 另外,蘋果招人不在乎學歷這事,似乎在中國行不通。

根據蘋果公司發布的《2018-2019年度中國企業責任報告》顯示,截止2018年度,蘋果大中華區有13639名員工,61.64的員工為26~35歲,本科以上學歷員工占比72%!

蘋果大中華區員工學歷構成

 一名今年秋招參加了蘋果面試的知乎網友@紅鯉魚與綠鯉魚說,蘋果只在985學校開宣講會,且面試為全英文面試。

而且,蘋果公司一直很重視教育,比如讓供應鏈員工參加各種教育和技能培訓計劃。

據蘋果的數據, 在供應鏈工人在職學歷教育中,曾資助 815 名工人報讀大專,325 名工人報讀本科,持續就讀在職學歷教育的工人總數達13363人 ,為3129名工人提供獲得多種證書的機會 。

庫克是不是打臉了?

2.幸存者偏差 害人不淺

確實有很多輟學的人組建了自己的公司,但是這都是幸存者偏差。

幸存者偏差, 是一種邏輯謬誤下產生的一種錯誤認知。人們總是專注于那些成功的例子,從而得出以偏概全的錯誤結論。

二戰期間,為了加強對戰機的防護,盟軍空軍調查了作戰后幸存飛機上彈痕的分布,決定哪里彈痕多就加強哪里。

該在飛機哪些部分加固防護

 然而統計學家瓦爾德力排眾議,指出更應該注意彈痕少的部位,因為這些部位受到重創的戰機,很難有機會返航,而這部分數據被忽略了。事實證明,瓦爾德是正確的。

微軟CEO比爾蓋茨、蘋果CEO喬布斯、Facebook CEO扎克伯格,他們的共同點都是退學。這些輟學的CEO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退學嗎?

清醒一點,沒有畢業和沒考上還是有區別的!

讓我們看看這些神人都從哪些學校輟學的:

喬布斯所在的里德學院,其博士畢業生比在美國大學中排名第三;

比爾蓋茨18歲考入哈佛大學,獎學金拿到手軟、1年學完4年的課程學分早早修滿;

扎克伯格大二退學,但2017年他重返哈佛大學,拿到榮譽法學博士學位。

比爾蓋茨、扎克伯格都從哈佛退學創辦自己的公司

大家都在追求學歷,擠破頭進名校,所有行業面試時第一要求就是學歷。

能力和學歷是不分家的,能力需要學歷這個跳板來釋放,沒有學歷,可能連簡歷初篩都過不了。

希望成功學教程,不要再拿天才和凡人做比較了。

3.普通人逆襲靠什么?

在《出·路》這部記錄片中,導演鄭瓊從2009年起,用6年的時間,記錄了3個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從學校步入社會,各自走上不同人生道路的故事。

2009年,甘肅農村孩子馬百娟,因為父親認定“上不上學都要打工,為什么要上學?”的理念,她在家呆到10歲,直到村里小學校長出面游說,她才上了學。

她曾在作文中寫道:長大后去北京上大學,然后去打工,一個月掙一千塊,買面,因為家里面不夠吃,還要蓋房子、挖水窖。

馬百娟在家門口的山包上讀日記

但2012年,馬百娟就輟學了。2014年,16歲的馬百娟,被安排嫁給了表哥。現在她在表哥工作的陶瓷廠工作,沒有任何的防護,每天吸著粉塵。

北京女孩袁晗寒,父親從事房地產,她生活優越從小就上各種藝術班,上北京最好的幼兒園、最好的小學、最好的初中,又上了最好的藝術高中。

2009年,17歲的她輟學了,花兩萬元租下了南鑼鼓巷一個鋪子開小酒吧,不過沒多久就倒閉了。

袁晗寒

2012年,袁晗寒去德國杜塞爾多夫就讀藝術方向的碩士。2015年,袁晗寒從德國回來,在北京注冊了自己的藝術品投資公司,自己擔任CEO。家里人并沒有指望她事業成功,她自己喜歡就好。

湖北小鎮青年徐佳,在2009年開始了他的第三次復讀。后來,他終于考上了湖北工業大學。

2012年,大三的徐佳開始在互聯網上海投了簡歷,但石沉大海。幾經輾轉,徐佳把自己“賣給了中電技術”。

徐佳

2015年,徐佳還在當初的電力公司工作,他結了婚,在武漢有了房子、車子。

不同人的退學的區別,就是這么殘酷。人生百態,我們都在尋找出路。

對袁晗寒來說,試錯成本是低的。她可以選擇學業,選擇職業,也可以隨時換個目標。

對于馬百娟,選擇權是遙不可及的機會,她沒有機會選擇改變。

徐佳是我們大多數普通人的代表,對于徐佳,他不能輕易試錯,只能靠堅持,走得比別人更穩。

普通人想要逆襲,只能靠堅持。堅持,可以鍛煉個人能力,積累經濟資源和人脈資源,也能減少試錯成本。

至少,堅持學習,就是在積攢更多籌碼,讓我們擁有更多選擇權。

所以,下次再有大公司老板說“我們有一半員工沒上完大學”的話,隨便聽聽就好了。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马丁飞狼一码一尾中特